存档

‘菜园札记’ 类别的存档

菜园札记:寒露-霜降

10月11日 一个月前爸妈自酿的山葡萄酒,从妈妈家的大坛子里舀了两碗封在了牛奶瓶子里。

10月8日 寒露~10月24日 霜降

寒露一过,秋天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。比起凌晨的清冷湿露,中午的阳光还是暖洋洋的,天格外的蓝,云这会儿都争着送候鸟们回南方了吧。乡下住了几日,跟着爸妈一天到晚在菜园子里转悠,先是揪尽还挂在秧上的辣椒、茄子、圣女果,然后拨萝卜、砍白菜、捆大葱……我得说,在阳光里在土地上,在垄前垄后忙活的感觉很舒坦,拾掇着菜蔬豆米,拾掇着秋花秋果,心情也像明亮的秋阳,亮堂堂的。会忍不住地哼唱起一支歌,那歌好象是若干年前喜欢的,早已忘在了记忆的角落,这会唱出来,自己惊得边唱,边笑出了声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菜园札记:白露-秋分

9月8日 白露~9月23日 秋分

木栅上开满了蓝粉色的喇叭花,高高细细的洋姜花在风中轻摇,鸡冠花像一把把展开的紫红天鹅绒扇面。妈妈拔了两垄黄瓜架,把白露葱籽播种下去。俗语说,葱韭蒜,不见面。种葱得选 三四年没种过大葱、韭菜和蒜的土地来种植。园子角落里的一棵菇娘儿,竟沉甸甸地结了很多小果实。果实熟了,黄澄澄的,蜜甜多籽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菜园札记:立秋-处暑

  
8月7日 枸杞子红了,多半被麻雀尝了鲜。  

8月8 立秋~8月23日 处暑   

立秋,抢秋膘。妈妈包了葫芦羊肉馅的饺子。夜里的风变得清爽,空气开始澄明,窗外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,初时叫得从容优闲,近几日开始鸣声大作,杂杂切切,有点迫不急待,有点舍我其谁。  

白天阳光明亮得逼你的眼,白粉蝶多了起来,如飞扬的对折信笺,又像是谁在风里伤心地撕碎了绝情的信,把纸片抛得哪儿都是,菜园里,花丛间,草场上……  

妈妈的菜园里,叶菜几乎绝迹,立秋后播种的小香菜小白菜,过了两候才见到一对对嫩叶荚,又被前日的一场冰苞暴雨打得七零八落。 瓜果种籽仁却开始缀满了树,挂满了架。 

盛夏即逝,秋天来了。 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菜园札记:小暑-大暑

清晨采摘初放的倭瓜雄花,洗净去花蕊,卷上调制好的肉馅,裹稀面煎炸或上屉清蒸,都可以制成口感软香诱人的倭瓜花盒儿,是自小就喜欢吃的村野美味。

6月23日  ~7月7日 小暑~7月23日 大暑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菜园札记:小满-夏至

5月21日  小满~6月22日  夏至

6月14日 乡下第一批豌豆 剥了满满一碗,一片片翠色豆荚揭去里面的硬皮,配在一起清炒更是清鲜提味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