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‘闲鸟谈天’ 类别的存档

冬日漫步

8
从来没有过,如此强烈地期待寒流来袭,雾消霾散,换来个崭新天地。

天晴云空,冰风清冽,寒波粼粼,大石头落了雪,圆溜溜的,像童话里的巨大的蕈伞,又像一只只小小的白熊。鸟儿们在枝头一边唱着歌一边吃果果。小小的松树林里,早有人扫了树下的雪,洒下金灿灿的小米粒,但好像鸟儿们更喜欢小檗和海棠的小果实。落了叶子的洋槐看起来像张牙舞爪的树精怪,老榆树繁复的枝叉有巴洛克风格,油松枝亭亭盖盖覆满一夜北风也吹不散的雪茸,落叶松虽然留不住雪花,但优美的造型总让人忍不住想往上面缀挂点什么。杉木层叠,让人看不清躲藏在其中合唱的鸟群。最好看的是河边的馒头柳和远远的几棵醒目的白桦。

走近一棵不高的爆马丁香树,挂着数盏落雪的红灯笼。一只栖在树梢晒太阳的小麻雀腆着灰白的小肚皮,舒服地发出咕嘟的呢喃。慵然自得,快活谁知。看见街对面,冒着零下二十度的严寒,长发的女孩儿和男友开着小小的QQ,寻找着街角的小小的茶包咖啡馆。找到了,兴奋地冲下车拍照留念,牵着手推开玻璃门,门上有碧绿色的圣诞树贴纸,和飞散的雪花六瓣。

“嘎嘎冷”的天气。为什么说“嘎嘎冷”的天气呢?是因为落了厚厚的雪,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吗?是因为冰封了河面,可以开心地甩开膀子抽“冰嘎”了吗?是因为树上的鸟感知了冬至阳气升,草木甲待生,高兴地“嘎嘎”叫吗?反正多么冷的天儿,都不能阻挡系着铃铛、摇着尾巴的小花狗在雪白的小路上散步,也不能阻挡早市归来的老大爷坐在街边公园的长椅子上杀两盘棋,更不能阻挡我在太阳出来也是摆设(友人语)的清晨去路边摊买刚点出来、热气腾腾的卤水大豆腐。买两块,一块用来和蒜苗清炒,一块扔到窗外去做冻豆腐。拎了豆腐乐颠颠地往回走,碰巧遇到了下夜班的老同学,又不容分说地塞了我一包她在车站边上买的山西特产:太谷饼“。

哈哈,这个冬天不太冷。

 

 

在河上过冬的鸭。

小睡中的普通秋沙鸭

漫漫长冬,日暮时分,如果你站在浑河晚渡北岸,当夕阳的余晖洒满河面,在渐垂于天际的夕照蓝橙色的光芒中,你可以看到成群的秋沙鸭和赤麻鸭回到了它们的夜宿港湾。与上游的千里冰封相比,这里水面波光鳞鳞,冰雪消融,有祼露的沙地和石岸。举着望远镜看它们或三五成群地在水面嬉戏,或成双成对地扇动翅膀在空中来回愜意的追逐、盘旋,然后华丽丽地划水降落实在是让人惊喜又惊叹的难忘体验,就是和坐在家里看《鸟的迁徙》两码回事,即使没有那么美的音乐的背景,还是禁不住欢呼雀跃的小心情。看它们有的在石岸边上一摇一晃地行进,小脑袋警觉地转动;有的一下子将头探入水下,屁股撅得老高,还有的将身子团起来头别向背部,把喙埋在羽毛间准备休憩……直到夕阳落尽,夜色将至,才恋恋不舍地收镜,才发现手已经冻得不听使唤了。

浑河,又称沈水,起于抚顺东部清原满族自治县,止于营口西炮台并入辽东湾。赤麻鸭作为候鸟恋上浑河,且种群越来越大,多是因为发电厂提高水温等原因让水域未能全部结冰,为它们提供了良好的夜宿场所,再来没有被冰雪覆盖的稻田,给了它们觅食的可能。同时浑河水质大幅度提升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,近年来浑河城市段丰水期水质,主要污染指标达到Ⅲ类水质标准,水量充沛,水质优良,完全适宜鱼虾等水生物的生长,水质需要科学的、不间断的检测,也需要长久的呵护。浑河若能借此良机休养生息,让更多的可爱生物在浑河安家落户,不但可以看到更生动的自然风景,而是在生物不受惊扰的情况下看看它们的生活,一定是真心真意地了解,并爱上吧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