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‘植物素描’ 类别的存档

冬尽今宵促, 年开明日长。

p41264107

数九后的第三天,就是平安夜。因之前看到年高的《让我们来做一个圣诞花环》,也打算自己动手做个一个圣诞花环*。一早和新出小区西门,天阴着,西北风紧,运河边上转一圈,冻手冻脚地采了柳条、松枝、柏果、忍冬果和辽东水腊果回来。坐在阳台上,先把所有的天然本材用湿布小心擦拭晾干,待柳条室温变柔软,将数枝柳条修剪至大约相同长度,绾成圆环形,头梢交错,细铅丝困缚固定,用红色宽丝带扎紧,打个蝴蝶结,换红色细丝带缠绕整个圆环装饰。之后依着自己的设计,把初冬时拣来放在茶桌旁的两个小松塔用细铅丝固定在花环中央,暗绿的松枝、柏枝铺陈做底子,霜绿的柏果,通红的金银木果与辽东水腊黑紫色的小果实点染其间,最后,再“漫不经心”(其实是战战兢兢)地刷上几笔琼花雪米(其实是白色丙稀),一只造型简单随意却自然力满满的圣诞花环大功告成!哈哈,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挂在家门口炫耀一阵子,居然跟贴在门口大红洒金的春联很有CP感。

小寒。去联营公司换购物单,一个人。一个人来去,逛清冷的中山公园,空气好,天很蓝。一个人走路看黄檗树上一串串冻成标本的小果子。一个人吃面看朋友圈,一个人过马路,一个人乘公共汽车,怀良辰以孤往,偶尔还是想和什么人一起分享。

新生日。一清早,就收到了儿子的庆生短信,乐得眼角眉梢都带着笑。定了贝甜蜜的六寸双拼鲜奶油蛋糕,烤子牛排,配上芦笋、白虾仁,甜豆角和胡萝卜。两个人轻轻地撞杯,安静地聊天、喝酒,吃蛋糕。这个小小的,平凡的日子,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节日,成长是一辈子的事,愿每一年我们都优于经年的自己,成为更好的自己,Better Me。

大寒辞旧岁,人寿贺年丰。去花市买了切花,两束郁金香,嫣红和玫粉。一束香槟色玫瑰。一束金丝桃果**。郁金香送给爸妈,玫瑰漫插在水晶花瓶,摆在客厅的茶几上。金丝桃果茎枝几经修剪,顺应花器做小小的插花,花器是新从房间各处搜罗而来,细长的汽水瓶子里插几枝放在餐桌上,灰绿色陶瓶斜入一枝摆在孩子房间的窗台,最后落下的小枝找一碧色玻璃樽插得高高低低放在床边桌,很喜庆。洒扫迎年,研墨写春联:有凤来仪春回大地,金鸡报晓福满人间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天凉好个秋

秋2015

仲秋时节,丝瓜藤间缀满细长的嫩丝瓜,鲜绿的泰国香丝瓜味道清甜,做丝瓜清炒鸡蛋和虾皮丝瓜汤都很美味。苹果树上的绿苹果晒在秋阳下,一天一个模样,是越来越可爱的婴儿肥。虫声渐消,秋叶转黄,皓月当空,夜风清凉。爸妈用食用油桶自制了防风烛台,一家人坐在倭瓜架下秉烛赏月喝茶聊天,月饼还是五仁的最香。夜空中那轮明月是今晚的红人,引得一家老小拎起小卡片大单反小手机大PAD来拍个没完没了。爸爸拍嫦娥霓裳独舞,孩子拍玉兔闲舂灵药,妈妈拍广寒宫桂花飘香,我跟爱人打趣说:快与吴刚讨几枝初开的木犀下来清供。

十一长假,正是与友人相约吃河蟹的好时节。河蟹肥美,配几盅温热的黄酒下肚,击掌相辩,面红耳赤,如踏祥云,心底里跟着升起小小的满满的幸福。与家人一起去莫干山公园野餐。南迁的白鹭、苍鹭在浑河桥边兜兜转转,大风起,浓云卷。我们在一片小树林里铺上格子布,爱人像模像样地给大家制作手冲咖啡,姐弟俩个玩会儿飞盘玩会自拍。婆婆坐在躺椅上晒太阳,我和小龙猫一起在徘徊在树下拣橡子果和山里红。没办法,这样幼稚的事儿现如今只有我一个人愿意干。孩子长大了,秋天的落叶游戏也早不玩了,有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,随手拣一枚明亮炫黄的杨树叶,一朵藏红的五角枫,一把茑黄的银杏叶,或夹进日记本,或码进床头的书里做书签。当初给我当花童牵婚纱的小侄女,已经毕业工作,偶尔还会送几袋自己烘的咖啡豆来,产自秘鲁的朋西丹哥梦,一种有淡淡果香一种有坚果和甘草的香气。小女子自制的牛轧糖也美味,在微店上卖得风声水起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从夏末到初秋

2015.0904 137_副本

从夏末到初秋,日子就像阳光下静静流淌的河溪,每一天都闪着波光 ,鳞鳞悦目醒神。
雨水充沛,蜻蜓格外多,成群地在草地上飞,飞得也不高,兜兜转转,连蹣跚学步的小孩儿也忍不住要踮着脚尖伸手去抓。秋阳明亮,湛蓝天空堆满大团大团的白云朵,凉爽的北风拂过林梢,吹得树叶沙沙地响。正午时分可以听到园中最高的那棵老榆树上,一只蝉在卖力的歌唱。黄昏,窗子外玫瑰色的胭粉豆花开了,一块儿开的还有各色指甲花,任你想染哪一种。摘下草帽采上数朵,放在石头钵里,加点盐捣烂,敷在指甲上用苏子叶裹一个晚上。成功了是一层淡淡的浅粉,失败喽仿佛是涂了碘伏的暗黄。

小园子的白芽玉米成了,不过三寸长。烀了几穗,和妈妈一边聊天一边品尝,淡淡的甜香恰好。泡一杯茉莉花茶,配淡绿的苏叶做茶托,偶尔一只蝴蝶蹁跹,一只蜻蜓落在栅栏上翘着红尾巴, 细碎的槐花落了一地,浅浅地绿色香味。从树上摘下一只绿毛桃,玉白的果肉浸着红心儿,滋味从酸到甜,口感从脆生到沙软。龙葵的小果实更田野隨性,有的清甜有的淡酸无味。

乡间一日。香水李子很好吃,但虫子们也知道好吃。葫芦、葡萄爬满架,还有我最爱吃的“小黄鱼”豆角,架子下面择菜聊天闲卧躺,秋风吹过青纱帐。孩子从后街老亲戚那儿回来,自行车后座上伏着一只金黄的大倭瓜,上秤一称,足有二十斤重。我和爸爸一起踩着凳子剪了满满一筐紫色的山葡萄,准备酿一坛葡萄酒。扁担勾在倭瓜叶上小憩,杨喇子扭动着淡黄色的胖短腰肢在榆树下"荡秋千",白粉蝶留连在韭花间,一只偶然飞过的黄凤蝶牵走了我的视线。妈妈揪了一篮子韭花、一把韭苔。韭苔切段儿,炒鸡蛋、炒瘦肉丝都好,鲜香下饭。韭菜花洗净切细末,加盐、加黄瓜碎腌制成韭菜花酱,放在小罐里入冰箱中冷藏,三五天就可以吃,拌过水面、吃涮羊肉时,挑点放在小碟里,淋点麻油,香味扑鼻,食心大振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仲夏倏已过

七月仲夏。倭瓜花开满架,亮黄色的花朵好像随时可以燃烧成一团火焰。“一切都活了。都有无限的本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要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都是自由的。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,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。”说这话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,而呼兰河还在,倭瓜花也还照样开着,每年这个岁时。
夏花绚烂,绿树浓阴。水盆里泡着刚摘下来的细黄瓜洋柿子新李子,和家人一起在葡萄架下吃冰镇的瓜果,与友人相约湖中摇桨泛舟,或就一个人独坐河边垂钓,细柳风拂。中山公园的国槐花开如米,一个人走很远的路去看,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盛夏,两个相识未深的人 牵着手一起走过,铺满长街槐花香雨,盘算着去吃路边摊的白切鸡就着冰扎啤。

水粉色的菖蒲,落日黄的萱草,薄嫩的黄花菜打着长长的花苞,妈妈掐了一小把,开水烫过,和切得细细的里脊一起清炒,淋了一小勺黄酒烹味。苏子和苋菜一节一节串得老高,叶子层层叠叠花朵一样好看。鲜嫩的紫苏叶裹上新烤的五花肉和干豆腐,蘸点甜辣酱,绝配美味。苋菜叶焯过水后,切细碎洒点芝麻盐、麻椒油一拌,爽口又解暑。夏云嵯峨,自地平线升起涌向天空,车子开在路上,常常会被远处高楼丛林间挤出来的一大团一大团厚实的白云朵惊到。大雨时行虹霁现,在楼宇间划出一道浅浅的七色光晕。狗尾草窜出毛茸茸的穗芒,蚂蚁菜花在木栅栏下的光影里开成一匹彩锦,枸杞子树四下垂缨,小小的红宝石一样自带天生的光泽,随手摘几粒丢进金银花茶里,喝得心满意足。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

从暮春到初夏

12

五月将尽,刺玫花开,裹了一冬的花香幽然绽放。花瓣层叠,蕊甜粉黄,引得细腰蜂子留恋。想摘了几枚深红的花骨朵泡茶,却终不忍下手。等花靥半掩,紫红花瓣,采了满满一篮,以红糖同捣后收藏,谓之玫瑰酱,一月后的小暑,制玫瑰酸奶冰沙解夏正好。

这时候,蔷薇也开,月白、水粉、胭脂红。微雨的清晨、黄昏,暗香花瓣落满了园子里的小石子路。远远的墙外,一树一树的爆马丁香挂满了云朵一样的花团。皂角树若草色的细碎小花落了行人发间,要不顺着肩头轻落,给青色的地砖镶了好看的翠边儿。

灶台边上的墨绿色细嘴玻璃花瓶,清供的时花从七姐妹到紫苜蓿,从蔊菜花的鸭嘴黄到石碱草的皎月白。

时雨至,午时晒得睁不开眼,夜半又冷风骤袭,晨起身倦神疲。新姜切片,小葱去叶留须,再点些红蔗糖,煮沸关火,热腾腾一碗喝下去,还真舒服了许多。趁着骤雨初歇,跟着母亲一起拨去垄台间的新草,剪去旱金莲的枯叶,扶正被雨水打弯的水柳儿,给白桃树和苹果树疏果去叶……

继续阅读余下的内容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