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人伴花

2015.0521 038

过了三月中的生日,就眼巴巴地盼着花开。

先是草地上不起眼的葶苈和紫花地丁,总不在一处,却也隔得不远。各自小小的一株,孤单单地开着米粒大小的花。淡黄与浅紫。有时会伴着早春的雪花,有时伴着漫天的沙尘和呼呼的西南风。

西南风吹鼓了杨树的银花苞,老榆树的红褐色花蕊已经挤上枝桠。

嫩黄晃眼的连翘花开了,山桃花一树月白一树水粉。清浅春色,柳花青葱时,草地上的葶苈花连成片儿。榆叶梅总是开得毫不保留,就像新娘手里的花束儿,义无反顾,没有来生。

毛樱桃花总是个急性子,想的是初夏六月的鲜果飘香。李花、梨花开得静悄悄的,杏花一开,就热闹非凡,由是带着微雨的清晨,也是粉薄红羞,占尽风流。

园子里的花儿,总是荷包牡丹先开,花枝横斜,晒着一颗一颗粉红色的心事。在别处见过珍珠白色的,也好看。粉红色的心形花荷包是春天带来的手信,闲人每年都心心念念地候着,候着她们一眨眼变成一只只珍珠白色俏皮的小龟,大自然有时候也有点,天真的孩子气。

谷雨时分,树下的二月兰结伴出游,柳莺啾鸣,家燕有时像失控的无人机,在河沿的小路上和你差一点撞个满怀。出门散步,随手采一捧榆钱儿,做一碗蛋花汤,生机勃勃,元气满满。

前年在图书馆外几株白麦李开得玉树琼枝,地根窜得到处都是。随手拔了小小的一个,如今在栅栏边花团紧簇,总有人问起花名,母亲记不住她的名字,麦冬?麦夏?

麦子,李子,加在一起麦李。母亲今年终于记住了。还有一直记不住的名字的宿根亚麻,在园子中心开了大片,蓝紫色五瓣花,天刚亮就打开,正午一过就像是谁按了开关,齐刷刷落了一地细碎心事。一走近那一片蓝紫色的花田,就想着能遇见蹲坐在小土堆上的小鼹鼠,跟它一起拔掉所有杂草,赶走所有的虫子。盼着秋时结一捆亚麻,在河边浸泡,岸边晒好,请颧鸟将亚麻的梗砸扁,在刺猬睡着之前,借它的硬刺把亚麻梳成丝儿,让蜘蛛把它们纺成纱,用蓝莓果染成漂亮的天蓝色……

梦醒了。小鼹鼠穿着带口袋的天蓝色背带裤乘着蒲公英的小绒球,消失在丁香花气迷漫的夜色中。
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趁着月光,爱人在花树下寻一朵五瓣丁香,淡淡花影里,牵着手虚度春光。

立夏时分,洋槐花一咕嘟一咕嘟地开了,空气里飘着甜甜的香。那情景让人莫名地觉得活着是件很幸福的事。他年总采了几串槐米,洒在稀面糊里烙几张槐花鸡蛋饼,今朝兴之所至,试做了中原人喜食的槐花麦饭:半开的花骨朵拌几滴橄榄油,扑上干面粉,入锅蒸上十几分钟,裹着香甜的热气蘸上点蒜酱汁,味道藏着小小惊喜。

曾经跟孩子说,记得若干年后,在妈妈的墓旁种一棵洋槐树吧。清明别来,躲在家里温一壶老酒驱寒。五月的天空明朗,带着小小家眷来,那时澄澄水如蓝,灼灼花如绣,花树下喝茶聊天做游戏吧,记得我教你玩的槐树叶子占卜吧,嗯?那些小小的争执和欢笑, 是最贴心的祭物。

冬至时分的槐树也好看。青白的底子里,乌黑嶙峋的枝干是雪野茫茫里最醒目的姿态。你不用来,在暖暖的被窝里,在香甜的梦乡里,都看得见。

至于 近年来花市、花圃里多些个耐寒的新品种,看着总让人心塞。早春的兰花,仲春的玉兰,初夏的紫藤 ,八月的金桂,正月的蜡梅 ,于关外的闲人,都是梦中的花,是远方的念想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人生终有一别,花事一期一会,当时花开当时人,都是宇宙洪荒里的刹那唯一,是每年都会来的,安静、明朗又让人意外的春天的夜晚 和早晨。

五月将尽 雨水刚停 温润的夜里 藏着喜悦的静。 灯火阑珊 不见人影 空见一树花 在岁月无声里 次递绽放。

您可以通过 feed 来关注此内容的任意RSS 2.0 回复。
您可以留言, or trackback从您的站点

2 条评论 to“闲人伴花”

  1. 小浮说道:

    大半年没更新了……

  2. consuelo说道:

    实在不好意思,汗~以后要加油~还是写博客更靠谱一些:)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