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暮春到初夏

12

五月将尽,刺玫花开,裹了一冬的花香幽然绽放。花瓣层叠,蕊甜粉黄,引得细腰蜂子留恋。想摘了几枚深红的花骨朵泡茶,却终不忍下手。等花靥半掩,紫红花瓣,采了满满一篮,以红糖同捣后收藏,谓之玫瑰酱,一月后的小暑,制玫瑰酸奶冰沙解夏正好。

这时候,蔷薇也开,月白、水粉、胭脂红。微雨的清晨、黄昏,暗香花瓣落满了园子里的小石子路。远远的墙外,一树一树的爆马丁香挂满了云朵一样的花团。皂角树若草色的细碎小花落了行人发间,要不顺着肩头轻落,给青色的地砖镶了好看的翠边儿。

灶台边上的墨绿色细嘴玻璃花瓶,清供的时花从七姐妹到紫苜蓿,从蔊菜花的鸭嘴黄到石碱草的皎月白。

时雨至,午时晒得睁不开眼,夜半又冷风骤袭,晨起身倦神疲。新姜切片,小葱去叶留须,再点些红蔗糖,煮沸关火,热腾腾一碗喝下去,还真舒服了许多。趁着骤雨初歇,跟着母亲一起拨去垄台间的新草,剪去旱金莲的枯叶,扶正被雨水打弯的水柳儿,给白桃树和苹果树疏果去叶……

六月初,鲜果上市。本地的草莓,南方的荔枝。家门口的几棵毛樱桃树已是“流莺偷啄心应醉,行客潜窥眼亦痴。”孩子信手扯弯了一枝,边摘边吃,爸爸每天采一捧煮了樱桃水喝。只消三五日 ,便熟得含饴软消,只能采了酿一坛樱桃酒。早市里成堆的鲜毛豆和新上市的“小白沙”。作为时令小食,烀毛豆和五香花生角,撸串、下酒、饮茶时,拼上一盘,都很受欢迎。

11

端午节前,园子里剪了几枝青艾蒿和早市上买的五彩葫芦扎在一处,挂在门旁和春节时手写的对联相映成景。今朝兴之所至,买了新鲜的苇叶,泡好了糥米小枣和去年晒干的马蔺绳,在厨房里鼓捣了半日,包了几只辨不出形状的三角粽。灶上煮了数分钟,两只散开成了糥米粥,余数都有模有样地端上了桌,满屋子的植物与食米的暖香更是意外之趣。

夏至。母亲大人新种的树莓开始红了,像夏日精灵随手点亮的小提灯,在叶子之间,一闪一闪的。桑葚小果像攀在枝上的淘气小孩儿,鲜红的小脸膛儿没几日就晒得紫黑。杏子满枝,像淡黄的小月亮。坐在树下,一会儿落下一个,拣起来,一掰两半,酸软甜面。妈妈高兴了,拌上甜甜的太阳,做很多很多的果酱,装满大大小小的瓶子,分给遇见的每一个人。

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中说:“庭际沃以饭沈,雨渍苔生,绿褥可爱。”早餐时,也学着熬一些米汤,五六十颗米,两碗水,照得见人影的浓稠度,放凉之后,撇几匙出来,去滋养窗台之上、虎皮榕树下的几点青苔。余下两三碗佐咸鸭蛋、洋姜丝、玉米面花卷一起,也吃得凉快。

如此骄情,皆因每晚八点,中央九播放的《园林》。《园林》里说,长城之内是花园,花园之内,林林总总的自我,总是如同花开花落一般风淡云轻。那么长城之外,园林亦是建造在人们心目中的花园,是情不知所起的一方山石,一盆吊兰,一畦菜地,一溪云天。

节物竞随乡俗,绿阴几树飞花,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鲜果盛夏。

14

您可以通过 feed 来关注此内容的任意RSS 2.0 回复。
您可以留言, or trackback从您的站点

一条留言 to“从暮春到初夏”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