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夏末到初秋

2015.0904 137_副本

从夏末到初秋,日子就像阳光下静静流淌的河溪,每一天都闪着波光 ,鳞鳞悦目醒神。
雨水充沛,蜻蜓格外多,成群地在草地上飞,飞得也不高,兜兜转转,连蹣跚学步的小孩儿也忍不住要踮着脚尖伸手去抓。秋阳明亮,湛蓝天空堆满大团大团的白云朵,凉爽的北风拂过林梢,吹得树叶沙沙地响。正午时分可以听到园中最高的那棵老榆树上,一只蝉在卖力的歌唱。黄昏,窗子外玫瑰色的胭粉豆花开了,一块儿开的还有各色指甲花,任你想染哪一种。摘下草帽采上数朵,放在石头钵里,加点盐捣烂,敷在指甲上用苏子叶裹一个晚上。成功了是一层淡淡的浅粉,失败喽仿佛是涂了碘伏的暗黄。

小园子的白芽玉米成了,不过三寸长。烀了几穗,和妈妈一边聊天一边品尝,淡淡的甜香恰好。泡一杯茉莉花茶,配淡绿的苏叶做茶托,偶尔一只蝴蝶蹁跹,一只蜻蜓落在栅栏上翘着红尾巴, 细碎的槐花落了一地,浅浅地绿色香味。从树上摘下一只绿毛桃,玉白的果肉浸着红心儿,滋味从酸到甜,口感从脆生到沙软。龙葵的小果实更田野隨性,有的清甜有的淡酸无味。

乡间一日。香水李子很好吃,但虫子们也知道好吃。葫芦、葡萄爬满架,还有我最爱吃的“小黄鱼”豆角,架子下面择菜聊天闲卧躺,秋风吹过青纱帐。孩子从后街老亲戚那儿回来,自行车后座上伏着一只金黄的大倭瓜,上秤一称,足有二十斤重。我和爸爸一起踩着凳子剪了满满一筐紫色的山葡萄,准备酿一坛葡萄酒。扁担勾在倭瓜叶上小憩,杨喇子扭动着淡黄色的胖短腰肢在榆树下"荡秋千",白粉蝶留连在韭花间,一只偶然飞过的黄凤蝶牵走了我的视线。妈妈揪了一篮子韭花、一把韭苔。韭苔切段儿,炒鸡蛋、炒瘦肉丝都好,鲜香下饭。韭菜花洗净切细末,加盐、加黄瓜碎腌制成韭菜花酱,放在小罐里入冰箱中冷藏,三五天就可以吃,拌过水面、吃涮羊肉时,挑点放在小碟里,淋点麻油,香味扑鼻,食心大振。

绿蔓如藤不用栽,淡青花绕竹篱开。临近处暑,牵牛花和茑萝着一身青鲜的羽衣旋转着在秋风中绽放。冬瓜花明亮的光芒吸引了行人的眼光和蜜蜂伫足。秋虫鸣唱,明月别枝,金风玉露奈何天。 早市归来,买了几只莲蓬,剥了鲜莲籽,煮白米粥放进去,有莲花的清甜气味。高兴的话,还可以剥出莲籽内嫩绿如小观音手的莲芯来泡茶,清心火养心神。到了处暑时节,就连天上的云彩也显得疏散自如,不像盛夏时浓云滚滚接天映地。正午时分天气犹暄,等日落黄昏,柔和晚风习习吹来,阵阵凉爽。成片的翠菊向着秋阳绽放,靠着鲜艳的颜色招蜂引蝶,等到花儿枯萎,却飘浮出一缕清涩的苦香来。早上四时的虫鸣特别高亢激越,汇成令人心潮涌动的年度交响。随着晨曦漫烂,鸟儿成群出来大快朵頣,小花栗鼠来偷吃晒在院子里的松籽、榛子和葵花子,一只机警的黄鼠狼在不远处的灌木丛行色匆匆。 我采了一把鲜花,清供于花园中的小桌子上,嫩黄的日光菊、莹紫的水柳儿,茜粉色的翠菊。妈妈踏着薄露在小菜园里转了一圈儿,捧一大盘蔬果出来,一把豆角两根黄瓜三个青椒,还有一串葡萄两朵倭瓜花。怂恿爸妈相互依偎着坐在晨光里,咔嚓咔嚓地照了一张又一张,镜头里父母微笑的脸庞是初秋绽放的最美的花。
早市居然出现了一位卖鲜红蘑的小哥,二十元一斤。红蘑,学名血红铆钉菇。在东北人们更喜欢叫它红蘑、红松蘑。夏秋季在松林地上单生或群生。红蘑肉质肥厚,香气浓郁,以前入冬前总是会买几串干红蘑,吃时用水泡发,或炒或炖,风味极好。这回遇到鲜物,忙买了二斤,加粗盐清水搓洗,一枚一枚地洗净,开水焯过,炒了一盘红蘑土豆片,口感嫩滑,鲜气扑鼻,自胜干货一筹;馋心未断,晚上做一锅小鸡炖蘑菇 。第二天忙又跑了一次早市,买了几斤回来,焯好分份埋进冰箱,和小松鼠一样留到大雪纷飞时挖出来慢慢享有。和红松蘑冻在一处的还有立夏的香椿芽、小暑的芸豆角,大暑的豇豆段,立秋的苞米棒。
九月初,东南的彩虹,西北的晚霞,中天的一片乌云,带来一场迷人的秋雨。 一只小蜗牛慢吞吞地爬在园区小路上,爱人瞧见,拎起来送至对面那片小草丛,孩子说爸爸真有爱心,我说你好心办坏事,人家好不容易刚从那片草丛里爬出来准备散散步。这时,草丛里面传出蛐蛐儿几声清凉的叫声,爱人说:听听,人家蜗牛不是去散步,是去蛐蛐家窜门的。
白露不露,长衣长裤。早晚凉意渐浓,须穿长袖衣裤了。太阳一升起就金灿灿的,晒伤了草尖,染黄了树叶。天空显得又高又远,一群飞鸟欢畅地追着白云几朵。人们在灿烂的秋光中,散步、野餐、露营、自拍、晒太阳,晒干菜,一切都是金色的,仿佛秋意姗姗来迟。下乡去老屋,摘毛豆、掰苞米、收香菜籽、挖唐菖蒲根,苏子结籽,鸟雀欢呼。邻居家的枣树,过墙一枝,鲜果累累,边摘边吃,又脆又甜。园子里辣椒也被秋阳晒红了脸,采了加入黄酱、蒜蓉、白糖,小火慢熬,鲜香的妈妈牌红椒辣酱出炉!
九月中,陪孩子去考试,在校园里发现几株缀满果实的花楸。一串串橙红色的花楸果头回现,不晓得能不能吃,没敢尝。校园一角有个静寂的小池塘,荷败蓬黑,芦花初红,蒲草萋萋,结实的橙红色蒲棒在秋风里若隐若现,清水映透一方碧空,一弯月影。有人立在水边写生,画布上是近岸的一簇静静开放的粉色睡莲。归时,下起了雨,气温骤降。在家门口的小生鲜店,买了半斤肥牛、半斤羔羊,几只新鲜的籽乌,一家三口回去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取暖。
人生亦秋分不远,留不住春叶夏花。去年圣诞节新送的那盆玉扇,却在这时开花了。纤细窈窕的花枝伴着自厨房飘来的哼唱:有人催我做饭 洗碗打扫房间变成我的习惯 暖的夕阳 晒着脸庞 算不上辉煌的青春期 回望时我打开洗衣机 我多希望能够回去 哪怕十六七 可担心的是遇不到你 我多希望能够回去 哪怕十六七 可担心的是遇不到你……

2015.0904 139_副本

晨光里的果蔬花影。

2015.0904 084_副本羽衣茑萝一种。花冠像五角星,叶子像一片片细细的羽毛。

2015.0823 044_副本今年,在小区外发现的另一种羽衣茑萝。花冠像小唢哪,叶子像一把把羽毛团扇。
2015.0904 098_副本2015.0904 150_副本镜头里的父母的笑靥,一如初秋里绽放最美的花。

 

2015.0908 185_副本白露。 下乡摘毛豆,吃不完冻在冰箱里,留在初冬时炒腌雪里红。

2015.0908 124_副本

白露。 收香菜籽,留明天开春种。

您可以通过 feed 来关注此内容的任意RSS 2.0 回复。
您可以留言, or trackback从您的站点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