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凉好个秋

秋2015

仲秋时节,丝瓜藤间缀满细长的嫩丝瓜,鲜绿的泰国香丝瓜味道清甜,做丝瓜清炒鸡蛋和虾皮丝瓜汤都很美味。苹果树上的绿苹果晒在秋阳下,一天一个模样,是越来越可爱的婴儿肥。虫声渐消,秋叶转黄,皓月当空,夜风清凉。爸妈用食用油桶自制了防风烛台,一家人坐在倭瓜架下秉烛赏月喝茶聊天,月饼还是五仁的最香。夜空中那轮明月是今晚的红人,引得一家老小拎起小卡片大单反小手机大PAD来拍个没完没了。爸爸拍嫦娥霓裳独舞,孩子拍玉兔闲舂灵药,妈妈拍广寒宫桂花飘香,我跟爱人打趣说:快与吴刚讨几枝初开的木犀下来清供。

十一长假,正是与友人相约吃河蟹的好时节。河蟹肥美,配几盅温热的黄酒下肚,击掌相辩,面红耳赤,如踏祥云,心底里跟着升起小小的满满的幸福。与家人一起去莫干山公园野餐。南迁的白鹭、苍鹭在浑河桥边兜兜转转,大风起,浓云卷。我们在一片小树林里铺上格子布,爱人像模像样地给大家制作手冲咖啡,姐弟俩个玩会儿飞盘玩会自拍。婆婆坐在躺椅上晒太阳,我和小龙猫一起在徘徊在树下拣橡子果和山里红。没办法,这样幼稚的事儿现如今只有我一个人愿意干。孩子长大了,秋天的落叶游戏也早不玩了,有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,随手拣一枚明亮炫黄的杨树叶,一朵藏红的五角枫,一把茑黄的银杏叶,或夹进日记本,或码进床头的书里做书签。当初给我当花童牵婚纱的小侄女,已经毕业工作,偶尔还会送几袋自己烘的咖啡豆来,产自秘鲁的朋西丹哥梦,一种有淡淡果香一种有坚果和甘草的香气。小女子自制的牛轧糖也美味,在微店上卖得风声水起。

寒露前日。树间的草地还是绿茵茵的,酢浆草在秋光里一边开花一边结籽。金银木的小果象闪烁的红宝石。在运河边散步,传来哦哦的声音,便知道是一对灰喜鹊在不远处说话 ,虽然看不见也听不懂但也觉得很开心。没走多远,果然在离我不过半米远的枝干间落着两只羽毛油亮的灰喜鹊,并不怕我,其中一只甚至歪着脖子打量了我一眼。回来的路上又听到悦耳的叫声,寻着声音站在一排榆树下仰着头找啊找,榆枝繁密,羽叶横叠,只听得这边一唱那边一和,一应一答对唱了几个回合,终于在跟前的这棵树上发现了那个小小歌唱家。啊,原来是一只娇小活泼的黄眉柳莺。正看着小家伙霍地张开趐膀,一张一翕就窜上了天,隔着两棵树,另一只也跟着追隨而至,叫声清丽,两只鸟在空中兜了圈便飞向远远的河岸去了。哈,它们一定是在唱谭天王的爱在深秋吧,要不就是"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,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。"但最有可能的是"让我们一起相互温暖,想尽一切办法逃避冬天。

寒露日。凌晨,雷声咚咚,下起雷阵雨,午时始收。想再听到漫天滚过轻雷,须等到明年的惊蛰啦。 秋丛绕舍,冷露湿菊花,栏栅上的爬山虎变成了橙红色。翻盆时被我遗弃的多肉植物被妈妈收留,如今姿意生长混搭成落眼弹睛的一盆。八宝景天密集的小花朵组成的伞形花枝,吸引着深秋最后一批来客。家燕南飞,芦菔壮肥,天晴晒谷,稻穗低垂。 早市里秋藕上市,切片夹香菇肉糜裹面入油做藕盒,脆生甜,香气远。岁时的松籽、榛子,栗子也下来了。松籽、榛子炒熟,存在纸袋里,是漫漫长冬日里的小零食,板栗则要上屉蒸熟后,冻进冰箱,随吃随取,少不了的板栗烧鸡和栗子饭。
赏秋叶时,槭枫红,银杏黄。远游二三日去红叶谷、关门山。近赏就去农大,辽大。懒散如我就在家门口的小公园里转悠,老叟于湖边秋钓,游乐场静悄悄。摩天轮下一棵枫树正在晨光里幽幽梦醒。看三木成林,五木成森。俯首一地锦绣, 举头金色的叶子似金色的铃铛,沙沙作响,心满意足地珍藏着一小片儿澄明的天。看也看不够,目光不愿意离开,灵魂和生命变得轻如一叶舟,欣喜如棹美若兰桨。踱进公园外的小菜市场,忙着贮秋菜的人和赏秋的人一样多。大白菜装满车,土豆萝卜扎堆儿,有人喜欢葱白长,有人得意葱叶绿,有人在教大伙儿分辨真假雪里蕻……

季秋霜降,枯草星白,鱼儿浮潜,山楂果落满水塘。车子停在路边, 准备一个人去公园散步。旁边的一棵老杨树,叶子无风自落,三两点雨窗前。一片又大又饱满的金黄色叶子,叶面朝下坠落在人行道上,粗壮的叶柄撅得高高的。三三两两的行人走过,没人注意到它。终于一双小手把它拎了起来,那是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小女孩,四五岁的样子,一手牵着妈妈,一手把叶子扬得高高的,看着她蹦跳着走远,我和那片叶子一起开心地笑了。 起风了。落叶如急雨,扫向大地。 这会儿落满金黄树叶的草地上是孩子们的乐园,好几个大人陪着,或坐或跑或徉徜,或躺在厚厚地叶子上晒太阳。老人家孤单地坐在那儿,操着手,向着晨光,面带微笑,和身后那棵正在落叶的树一样孤独…… “落叶不更息,邂逅各沾衣。谁云少年别,老来暂相依。”
采了椴树的小果实,还有一些蓖麻籽。这两样植物的果实很童话,椴树枝叶间垂着一小串一小串带着长柄的球形果,长圆状萼片变得枯黄,脉络清晰如刻。 剥开蓖麻籽小刺猬一样的外壳,里面的小种子,光溜溜的,画着好看的小花脸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一个人立在林间,不着一言。秋末初冬的树,每一棵都是美的。在寂静处。无风轻吟,伴雨幽鸣。一片又一片叶子,顺着弯沿的枝桠一路轻撞着,小跑着,奔将下来,星星松松,悠悠窅窅,让伫立其间的人,被一种又积极又消沉的向往所笼罩,那种自高远处而来的广大而深微的呼吁,竟是如此,悄怆感人。

立冬不远,树梢绽放的鹅黄是连翘在第二次开花。大树下铺满厚厚的枯叶,窸窣作响,定晴一瞧,几只麻雀披着和焦叶同色系的小披风正在觅食。阳台上的八宝景天还没凋谢,关了窗才发现几朵淡紫的星形小花吸引一只蜂子来采蜜。开窗下逐客令:快快回家猫冬去。不知所以,双手起了湿疹。开了中药冷敷,什么都不能做,窝在沙发里,看《头脑特工队》,看《Olive Kitteridg》,都看得潸然落泪,一个是因为长大,一个是因为老去。忘记了冰棒的莱莉再也没有人陪她去月球了,失去了丈夫的奥丽芙的再也不会收到让她不自在的花束了。
一季风景,一时风物。无论是正在长大,还是渐渐老去, 都要在这个常常让人感到挫败的世间学会生活,学习安顿好自己的身体和灵魂。在简单琐细日常之中,悲伤,欢乐,失败成功,迷茫沮丧、心花怒放都没有什么高下之分。 和家人一起赏月的时刻,和友人一起吃河蟹的时刻,一个人相对带露黄花的时刻,一个人伫在树下仿佛和满树秋叶一起坠落的时刻,在这些让我感到快乐感到幸福感到恩宠感到美好的短暂瞬间里,我领略到了那种忘我的永恒。尘世的满足是暂时的,会心的刹那,感动的片刻,快乐的瞬间,记录下来,回忆起来,却是永久的,和尘世的生命一样久,和即将到来的冬天 和雪花一样久。
And when October goes
The snow begins to fly
Above the smoky roofs
I watch the planes go by

The children running home beneath
A twilight sky
Oh for the fun of them
When I was one of them
……

您可以通过 feed 来关注此内容的任意RSS 2.0 回复。
您可以留言, or trackback从您的站点

留言